餐飲設備

關於部落格
餐飲設備
  • 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街談]跳橋者談不上“綁架”公共利益

  迄今為止,廣州主城區內跨越珠江南北岸的大橋少有未被跳橋者光顧的。從海珠橋到獵德橋,再到最近,楊姓外地青年爬上海印橋,拒絕各種勸說,在橋梁上獃了近80個小時。群情激憤之下,對跳橋者頗多刻薄與嚴厲批判,像是要把他吃了一樣。   應該說,廣州在處理跳橋者方面很有經驗了。地面上有消防、派出所和特警協作配合,江上有水警戒備守候,有談判專家,也有醫護人員值守。從以往的經驗看,跳橋者在跳下或被勸下後,都會被拘留處理。正因為具有充分的經驗,跳橋者對秩序的干擾也被降至最低。   也要看到,連續多年頻發的跳橋風波,已經引發了部分廣州人的反感。他們失去了傾聽的耐心,其中一個最常見的焦慮是認為跳橋者阻塞了交通,最常用的一個問罪推斷是:跳橋者綁架了公共利益,所以怎麼重手處置都不為過。這是一個值得辨析的問題。   具體到海印橋這次,從報道的內容看,這名青年很可能只是精神受了刺激,做出了爬橋的舉動,是生病而不是維權。大部分譴責他的人沿襲的是跳橋風波中的認知習慣,將其扯進“維權-脫序”這樣的因果中解讀,因而生出仇恨,失去了就事論事的能力。   若以“綁架公共利益”作為譴責的理據,需要正確理解何為“公共利益”。要點在於,公共利益並非私人利益的疊加,少數人將交通受阻的主觀體驗上升為“公共利益”受損,除了剝奪同情跳橋者的市民表達,在定義上也是說不通的,顯得簡單粗暴。   單以阻礙廣州交通的成因來講,比跳橋厲害百倍的有太多。廣州主城區每天上午十點、下午四點、晚上七點、深夜十點,都會出現大面積的主幹道堵塞,遑論舊城改造、交通或基建新項目對所謂“公共利益”的損害。顯然,譴責跳橋者要比譴責其他隱蔽的責任人更輕巧。   退一步講,即使跳橋者像“釘子戶”那樣,是要借輿論關註解決個人訴求,只要法律完備、有自信,最終也完全可以在法律框架內完成,圍觀者不必抬出“綁架公共利益”這個大帽子打人。   一再上演的跳橋風波,不該被輕佻地理解為“秀”,即使沒有物傷其類的同理心,也不必無情地矯飾為“敵我矛盾”。大城市裡每天都會發生類似的“阻塞”情況,不在橋上就在路上或小區里。我們應該督促更專業的行政應對,而不是忙著貼標簽,甚至叫囂著要“斃了他”。   這裡也要贊揚廣州在降低跳橋影響上所做的努力,這方面思路勢必可以應用到其他須真正捍衛的“公共利益”上去。這一次也許只是精神無法自控的可憐人,對那些存心要跳橋維權的,我們也要坦率地講:頻繁使用這個策略,效果已經越來越差,會適得其反。 □念藍  (原標題:[街談]跳橋者談不上“綁架”公共利益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